×

以前面对不公平的对待,我都很生气,觉得自己在被不公平的对待后,没有力争,没有回击好。

后来我想办法让自己变得能言善辩,也会去争取,才发现,语言上占理,实际上也占理了,都是没用的,你没实力,别人照样不会给你公平,该欺负你的,照样欺负的,甚至因为你力争公平,连那层遮羞布都不会留给你,欺负你的人直接赤果果的告诉你,他就这样做了,你有理,但是你能怎么样呢?

之后,我知道了,有了实力,才有可能去跟别人讲公平,讲道理,不然,无论你怎么有道理,始终抵不过有实力的人,包括旁边的看客和出来主持公道的人,她们都会偏向于照顾那个有实力的人,所以才会出现拉偏架的人,或者劝架的人有向着明显是错的那一方的情况,你虽然对,但是不会给别人带去好处,别人就算跳出来劝架,也是以讨好有实力的一方的目的出来劝架的,你还以为是来主持公道的,实际人家是来借着继续欺负你,而攀上有实力的人。

再到后来,我又成长了一些,才明白,有了
(展开全部)

以前面对不公平的对待,我都很生气,觉得自己在被不公平的对待后,没有力争,没有回击好。<br />
<br />
后来我想办法让自己变得能言善辩,也会去争取,才发现,语言上占理,实际上也占理了,都是没用的,你没实力,别人照样不会给你公平,该欺负你的,照样欺负的,甚至因为你力争公平,连那层遮羞布都不会留给你,欺负你的人直接赤果果的告诉你,他就这样做了,你有理,但是你能怎么样呢?<br />
<br />
之后,我知道了,有了实力,才有可能去跟别人讲公平,讲道理,不然,无论你怎么有道理,始终抵不过有实力的人,包括旁边的看客和出来主持公道的人,她们都会偏向于照顾那个有实力的人,所以才会出现拉偏架的人,或者劝架的人有向着明显是错的那一方的情况,你虽然对,但是不会给别人带去好处,别人就算跳出来劝架,也是以讨好有实力的一方的目的出来劝架的,你还以为是来主持公道的,实际人家是来借着继续欺负你,而攀上有实力的人。<br />
<br />
再到后来,我又成长了一些,才明白,有了实力,其实就不用去跟别人讲公平了,因为别人会自然的对你公平,甚至偏向你,你不再需要去讲公平还是不公平。因为整个世界都对你友善了,如果你“不小心”欺负了别人,挤占了别人的权利,还会有一帮子人跳出来替你找各种借口,如果你表示了一丁点的歉意,哪怕不是诚心歉意,也会有很多人喝彩,说你没有架子。<br />
<br />
那一刻我才明白,原来我们要发现的世界真理,其实是这些东西。

她自己愿意在没结婚的情况下去怀孕并且生下来,那她自己也是有过错的。

我甚至都不想去追问,为什么还没结婚就跟男的睡觉这种按常理说是对的观点。

不管社会怎么进步,男的多么会撩妹,或者家里穷成什么样子了,别人一顿宵夜都能带走。又或者是明知道大半夜跟男的去喝酒,人家的目的肯定不是单纯的为了请女的吃东西,也很高兴的跑去吃,然后人家男的拿血汗钱买单,女的心安理得的享受美食,完事醉酒被弄上了床,或者被捡尸,就说男的没好人,说自己的无辜的。

不管女的怎么狡辩吧,反正女的不自爱,就别指望别人爱你,女的不自尊,就别指望别人尊重你。
我相信懂得自爱自尊的女的,不会随随便便占别人便宜,去让别人买单自己享受,也不会大半夜了还外出去不适宜的场合。

什么?女的说新时代了,女的什么都可以做?嗯,对的,请继续,但是请被伤害了之后,别到处抱怨,更别发泄,别传播负能量,有本事自己消化了,不然别人指责就是应该的。

讲一个真实,我同事男的,他老婆(不知道是不是该这样说,因为还没领证),上周生了,生之前各种算命各种求签都说是男孩子,高兴地不得了,结果生了个女孩子,在产房外面听到是女孩子,脸马上就垮下来了,当看到朋友同事,又要强颜欢笑,那个表情你们自己体会吧。我们几个同事去慰问,结果刚走到病房外面,就听到他对他老婆说,啥时候生了男孩啥时候结婚。然后我们几个听到这话转身就走了,这男的95后,好像是211大学毕业。现在还有这重男轻女的思想,我也是醉了。

一朋友,过年从外面回来。
在街上遇到,在我面前说,哎呀,过年这几天太老火了,喝酒吐了几次,和别人打麻将输去一万多。
我说,哇输这么多,他说有什么的,有一次他才打了两天,输更多。
然后我去车站接人,看他领着行李在等车。

输这么多钱,是不是吹的先不说,连个车都不买,拿这钱去赌博,这种人已经没有生活了,也不懂生活,更不爱自己。

一次吃饭,说老板如何如何看重他怎么的,哪个地方,什么区监控都他们做的之类的,月薪大概七八千吧,反正也是他说的,先不说这钱多钱少。

但是他已经工作好些年了,好想什么都没留下。

我们这边风气就这样,大部分人的休闲就是麻将,关键是还有优越感,大家知道吧,就是打麻将,就把自己当个成年人了,打麻将很高端,打麻将是成熟,你玩游戏,是渣渣辉。

有次我和别人说,打麻将,跟烧烤玩游戏什么的一样,就是放松的方式啊,麻将还是赌博有什么好的。

别人说,我还不懂,以后就懂了。
好几年前
(展开全部)

一朋友,过年从外面回来。<br />
在街上遇到,在我面前说,哎呀,过年这几天太老火了,喝酒吐了几次,和别人打麻将输去一万多。<br />
我说,哇输这么多,他说有什么的,有一次他才打了两天,输更多。<br />
然后我去车站接人,看他领着行李在等车。<br />
<br />
输这么多钱,是不是吹的先不说,连个车都不买,拿这钱去赌博,这种人已经没有生活了,也不懂生活,更不爱自己。<br />
<br />
一次吃饭,说老板如何如何看重他怎么的,哪个地方,什么区监控都他们做的之类的,月薪大概七八千吧,反正也是他说的,先不说这钱多钱少。<br />
<br />
但是他已经工作好些年了,好想什么都没留下。<br />
<br />
我们这边风气就这样,大部分人的休闲就是麻将,关键是还有优越感,大家知道吧,就是打麻将,就把自己当个成年人了,打麻将很高端,打麻将是成熟,你玩游戏,是渣渣辉。<br />
<br />
有次我和别人说,打麻将,跟烧烤玩游戏什么的一样,就是放松的方式啊,麻将还是赌博有什么好的。<br />
<br />
别人说,我还不懂,以后就懂了。<br />
好几年前说的,现在过了这些年,我也还是没懂<br />
<br />
还有次我说,每代人有每代人的活法,我们这代人要是继续跟上一代人一样,有空就是打麻将,或者喝酒吹牛,那就等于越活越回去了,可以说玩游戏也不务正业,至少我不赌博啊。<br />
<br />
然后有个人气呼呼的怼我,他觉得我是在说他跟上一代人一样,越活越回去了。

一直不懂那些粉丝是怎么做到啥事不干,还有钱有时间到处拉横幅、接机、去看演出的。

蔡虚鲲,梳中分,花式运球有点昏;烟熏妆,护手霜,看他打球心里慌;背带裤,增高鞋,裤带拴着蝴蝶结;会唱歌,能跳舞,不知是公还是母

蔡虚鲲,梳中分,花式运球有点昏;烟熏妆,护手霜,看他打球心里慌;背带裤,增高鞋,裤带拴着蝴蝶结;会唱歌,能跳舞,不知是公还是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