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我有一个朋友在社区智残救助站 去了以后兢兢业业 还带他们联系博物馆参观 每天忙到半夜贴第二天的讲课ppt和准备户外运动。结果上了一个月班 被人顶替了 拿了1500 除去午饭 路费就结余几百块 。然后被推荐到宁一家 也是不签合同 。后来想了一想 这些机构 就是骗人的 偏经费 令人伤心

最后一天了,随着孩子们期末考试的结束,我在未保中心的五年的教师工作也即将结束了。批阅好的卷子按顺序整理好交到主任办公室了,50多个孩子,除了两个新来的英语不及格,其余都是八九十分,还有9个满分的,我很开心。 孩子们可能感觉到我要离开了,今天突然问我下学期还来么,这个问题好久没问过我了,我刚刚到这里的时候,头两年每逢寒暑假孩子们都会问我下学期还来么,因为孩子们知道这里工资不高,我可能不会留太久,后来年份久了,每次一开学又能见到我,孩子们就没再问过这个问题了...这次也许是因为我拍照了,或是因为我挨个嘱咐鼓励他们,可能预感到了,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,犹豫半天,只能撒谎说下学期还会再来的~ 回来的路上,心里很酸酸的,唯一能留下的证明,只是一张救助站食堂的饭卡而已... 明天就踏上去西藏的火车~去散散心~ 再见了~可爱的孩子们!!!

最后一天了,随着孩子们期末考试的结束,我在未保中心的五年的教师工作也即将结束了。批阅好的卷子按顺序整理好交到主任办公室了,50多个孩子,除了两个新来的英语不及格,其余都是八九十分,还有9个满分的,我很开心。

孩子们可能感觉到我要离开了,今天突然问我下学期还来么,这个问题好久没问过我了,我刚刚到这里的时候,头两年每逢寒暑假孩子们都会问我下学期还来么,因为孩子们知道这里工资不高,我可能不会留太久,后来年份久了,每次一开学又能见到我,孩子们就没再问过这个问题了...这次也许是因为我拍照了,或是因为我挨个嘱咐鼓励他们,可能预感到了,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,犹豫半天,只能撒谎说下学期还会再来的~

回来的路上,心里很酸酸的,唯一能留下的证明,只是一张救助站食堂的饭卡而已...

明天就踏上去西藏的火车~去散散心~
再见了~可爱的孩子们!!!

我来4、5年了 来了走 走了来 现在却什么都不想说 好伤感。哈哈给我带来了无发言语的快乐 我爱哈哈。但是现在却有点伤感,就像是曾经的战友有一个个 走了,说不出来的悲伤。

“你走得时候我想挽留,却只说祝你幸福”

哈友们,哈哈的搬运狗要暂时离开你们了。来哈哈两年半了,刷屏这么久,挨骂都习惯了,所以离开前,换成了这个名副其实的名字。(如果还有别的,可以留言给我,我再改) 这个账号已经送给了另外一位哈友,希望那位看到我的帖子都点鄙视的兄弟,你也休息下吧。 如果有时间,我会再回来的,我到时候会把名字改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