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那年,堂哥相亲,我作陪。到女方家门口时,女孩的妈妈指着我们说道:咦,这不就是当年偷我家莲子的两个小屁孩嘛?卧槽,冤家路窄啊。我急中生智,一把揪住堂哥的后衣领:当初我还小,不懂事,是我哥领着我偷的,今天我把他抓过来负荆请罪。一句话,竟然把他们逗乐啦,气氛十分融洽,唯一不太和谐的,本来是堂哥相亲,但女方的父母觉得我这人能随机应变,相中我啦。看那女孩长得挺漂亮的,对不住了,堂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