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带侄儿回农村老厝走亲戚,堂婶很高兴,赶紧抓只土番鸭外面先洗洗干净,然后放 血,拔毛,开 肚,洗内脏,剁块,然后一半炖汤,一半红烧。。。侄儿城市长大了,从来吃现成鸭子,哪里见过这整套功夫,跟着堂婶忙乎,还能吃第一口,他简直是鼠入粮仓般快活。冬天天黑的早,堂哥婶赶紧去打开热水器烧水,差不多的时候,就准备带侄儿先去洗洗,侄儿惊恐的跳起来,窜到我身后,腿抖得像筛糠,哆嗦的问我:姑姑怎么这里连小 孩也吃么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