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同事聚聚,喝酒之后谈古论今,天南地北,两个小时了,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,起身告辞就走。女同事追出来:哥,等等,等等我。边上车边说:哥,为搭你顺风车,等了两个小时都瞌睡了,走也不叫我。我去,把这茬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