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我毕业后就在一家医院做护士,早上给病房里一个大叔输液,大叔始终不配合,我有些急了,问他:大叔你到底想干嘛?只见大叔红着脸低下头,小声的对我说:让我配合也不是不可以,除非你去帮我打听隔壁病房那个老太太是不是单身?